蔡公子主持专访孔刘师徒:丁宁韩剧通福原爱很喜

2019-06-08 作者:体育   |   浏览(108)

金沙国际 1

  刘诗雯,仁川亚运会乒乓球女团、女单双料冠军;孔令辉,中国乒乓球队女队主教练;蔡宜达,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蔡振华之子,青年演员,张纪中版《侠客行》分饰石破天和石中玉。这期《宜达说》,蔡宜达携手刘诗雯和孔令辉走入新浪访谈,畅聊亚运会点滴,乒乓球圈的故事。

   蔡宜达:新浪的网友们大家好,欢迎收看“宜达说”明星访谈。大家好,我是嘉宾主持蔡宜达。我们今天请到的嘉宾是中国乒乓球队女子主教练孔令辉孔指导,还有中国女子乒乓球队的主力刘诗雯,跟大家打个招呼。

蔡公子主持专访孔刘师徒:丁宁韩剧通福原爱很喜感。  孔令辉:大家好。

  刘诗雯:大家好,我是刘诗雯。

  蔡宜达:感谢孔指导在刚带女乒回国,就首先先来到我们这个节目,跟我们广大球迷朋友分享我们这次仁川的亚运之旅。众所周知,每次乒乓球的赛事在综合型体育赛事的周期都不会短,这次从9月25号到10月5号中间这么长的周期,刘诗雯还有孔指导,你们俩人分别用一句话概括一下这次仁川之旅的感受。

  孔令辉:应该说仁川之旅还是比较漫长的。

  蔡宜达:这也太一句话了。你觉着这次仁川之旅用一句话来概括是一个什么样的旅程呢?

  刘诗雯:我就觉得好像经历了一场像历险记一样,因为这个感觉7、8天过的真的很漫长,我也经历了很多,成长了很多。

  蔡宜达:这次亚运会时间是挺漫长的,但是咱们跟韩国也没有什么时差的问题,我看这次孔指导在女团结束以后,你是不是在社交媒体上分享了你们一块儿聚餐的照片?

  孔令辉:对,是全队的。

  蔡宜达:全队去吃了思密达烤肉。

  孔令辉:对。

  蔡宜达:感觉在韩国饮食还满意吗?

  孔令辉:应该说还是比较接近中国的餐饮文化,因为正好那天团体赛打完以后,整个队包括教练、运动员还有一些工作人员、领导,一起找了一个地方,大家一起算是一个小的聚会,也总结一下比赛,大家聚会完了以后投入到单项赛项。

  蔡宜达:算是一个总结性的庆祝,也算是庆祝。

  孔令辉:一个小的庆祝仪式,加上大家能够在这个场合上交流交流,谈一些比赛的想法或者比赛的看法,大家沟通一下。

  蔡宜达:女团比完赛之后,您感觉在比赛过程中还算顺利吗?

  孔令辉:应该说团体决赛并不是很顺利,很多电视观众看的话,第一场丁宁也是打得很艰苦,有一局领先失利。第二场刘诗雯上来打得很被动,3—11就输了,当时场上很困难。

  蔡宜达:压力很大。

  孔令辉:对。

  蔡宜达:但是最终还是赢得了胜利,还是值得庆祝。

  孔令辉:对。

  蔡宜达:孔指导原来是作为运动员,现在当了教练,去韩国的次数自己应该都数不清了,你了不了解韩国当地的美食、当地的旅游景点,在你当教练和当运动员的时候,你不比赛或者不带队员的时候去玩过吗?

  孔令辉:玩没玩过,韩国确实去过很多次,对韩国的饮食,我们当然大部分的教练员、运动员都比较喜欢韩国烤肉,确实比较有特点。包括韩国的拉面、石锅拌饭还有一些海鲜。但是一般运动员、教练去了都是打完比赛就走了,很少有空闲的时间会在那边去逛一逛,所以每次也没怎么去过旅游景点。

  蔡宜达:刘诗雯,我们毕竟在国内看到也不是最全面的,不是每一个报道,都只是报道运动方面比赛的时候,闲暇的时候,休息的时候我们都不了解,只是孔指导在社交媒体上发布聚餐,除了聚餐之外你们还有什么别的活动?在比完赛以后。

  刘诗雯:比赛中间好像也没有什么活动,基本上都是围绕着比赛,我们就是比完赛最后一天,一块儿参加了闭幕式,可能放松了一下,玩了一下。

  蔡宜达:但闭幕式好象也没多少人参加,基本上都走了,中国队是最后一个走的,因为这次乒乓球是属于亚运会的最后一块金牌,所以乒乓球队最后走。

  刘诗雯:对。

  孔令辉:教练员没去,运动员其中一部分人去了闭幕式。

  蔡宜达:我看有的运动员,看他们发布的消息,说这次好像住宿还挺挤的,有的人甚至加床,对比赛有没有影响呢?

  孔令辉:还好吧,这次仁川亚运会算是住的比较宽松的,因为每个房间可能给乒乓队的待遇也不错,我们去的晚,因为前面有些队比完赛之后都已经回到国内了。所以,我们两个队加上教练员、运动员给了4个房间,基本上每个房间住4到5个房间,还是比较宽松。

  蔡宜达:还是不会影响。

  孔令辉:对。

  蔡宜达:问刘诗雯一个轻松的话题,既然你去韩国,从女孩子来讲,你们队里有没有追星的?喜欢韩国明星的,你有没有?你喜欢看韩剧吗?喜欢哪个韩国明星?哪个韩剧?可以跟观众朋友们透露一下。

  刘诗雯:问我就问错了,因为我不是特别哈韩,平常看韩剧也不多。我们队喜欢韩国的是丁宁。

  蔡宜达:你既然说丁宁,丁宁喜欢哪个韩剧,喜欢哪个韩国的明星?

  刘诗雯:我觉得她很多韩剧都看过,反正她跟我聊起韩剧我一个都不知道。

  蔡宜达:她挺爱看?

  刘诗雯:对,很多韩国的明星,她也知道的比我多。

  蔡宜达:之前比较火的《来自星星的你》,她是不是经常在训练完以后经常回去看?

  刘诗雯:对,因为这部连续剧挺火的,我也看了,但是我没看完。

  蔡宜达:在这个期间,这次仁川亚运期间,孔指导有没有跟这些你的弟子们,除了聊比赛的事,有没有聊一些比较轻松的话题,让大家的心情压力降到最低?

  孔令辉:当然比赛空闲时会聊一些其它的话题,但是绝大部分还是围绕着比赛来谈论一些问题。有的时候总结一下上一场的比赛,完了再准备下一场的比赛,但是有的时候大家会轻松一点,开个玩笑。

  蔡宜达:你看韩剧吗?

  孔令辉:我电视剧都很少看。

  蔡宜达:国内的呢?

  孔令辉:国内也看的不多,因为我有的时候出国比赛的时候,下载一些电影,看一些单独的电影,连续剧看的少一点。

  蔡宜达:可能还是看枪战、谍战。

  孔令辉:悬疑性。

  蔡宜达:我跟你们说这么多,我是想说不光以后可以看谍战,可以看韩剧,明年你们还可以看《侠客行》,这是由我来主演的,虽然我乒乓球打得不好,但是武侠剧我觉得我应该演得不错。

  孔令辉:你算是演员里打乒乓球打的不错的。

  蔡宜达:是吗,现在可能已经不行了。我打个小广告啊。

  话说回来,我们还是要聊一些关于亚运的东西。回头我们来讲一讲亚运,孔指导从教练的角度来说,刘诗雯从运动员的角度来说,你觉得这次女团的比赛满意的有哪点?不满意的有哪点?能不能跟观众朋友分享?

  孔令辉:满意当然我们从最终的成绩上,我们赢得冠军,但是过程还是有些不足。尤其是在前期的备战当中,还有比赛的临场发挥,都或多或少出现一些问题。因为正好打完亚运会,也是我们新的塑料球已经来临了,等于是以前的赛璐珞球球时代的最后一个比赛。但是主要是对运动员的心理考验比较大。

  蔡宜达:这次李晓霞没有参加亚运会,丁宁属于这次参加比赛,你说会不会对她的压力会比较大?

  孔令辉:应该说她作为亚运会里面只参加了一项团体,她的目标也很明确,能够夺得团体冠军,应该说她自身对自己要求还是很高。但是比赛的时候,决赛这一场球还是出现了问题,尤其是在一些比赛时候的心态问题,包括临场的战术使用,还是有很多值得总结的地方。

  蔡宜达:她的压力还是挺大。

  孔令辉:对。

  蔡宜达:刘诗雯,在女团第一场在输的情况下,你们是不是还是有一些惊讶?“为什么会输?”在你上场前,孔指导对你叮嘱了什么,能分享一下吗?

  刘诗雯:这次女团比赛确实打的也很艰苦,对我来讲,应该说也是经历了非常大的一次考验。其实这次在决赛准备之前的时候,临上场之前,丁宁在打之前,其实孔指导当时就叮嘱了我们,让我们做好可能输掉第一场的准备。但是当我真正准备入场的时候,在门口,丁宁已经打到第四局关键分的时候,其实我当时在场外也非常紧张,我一直不敢进场,不敢去看那个比分,最后是我的主管教练,当时叫我,说“第一场输了”,意思是叫我上场了,我没进场,感觉我毛孔都竖起来了。

  蔡宜达:还是压力比较大的。

  刘诗雯:对,还是有压力的。因为作为中国队其实0-1开场落后的这种情况,并不是太多。但是我觉得好像每次,我经常能碰到。

  蔡宜达:你老能碰到,2010年你也碰到了。

  刘诗雯:对,对,我当时一进场,其实现场观众特别热烈,声音特别大,但是我那一瞬间感觉脑子嗡嗡响,什么都听不见,我当时感觉真的是四年前的感觉,好像又重新经历一遍。我进场的时候当时感觉孔指导一直在提醒我,跟我讲电话,但是我已经记不清楚当时教练在讲什么,当时非常紧张。

  蔡宜达:确实,因为2010年在莫斯科也是女团在第一局失利,那时你是一单,也是在第一局失利的情况下,我们最后也是输掉了女团的比赛。但是这一次你又换到第一局输了,该你上场,2010年的心境和现在的心境有没有差别?有没有脱胎换骨的感觉?

  刘诗雯:当时自己也没考虑那么多,虽然非常紧张,但是第一局上去打得也不好,其实人也是非常蒙,但是我当时一直在提醒自己,因为毕竟已经过了四年了,在这四年当中我也经历了很多、成熟了很多。我当时还是一直提醒自己,我相信自己,想一分一分地去打,希望能够逐渐找到比赛当中的感觉,逐渐投入进去。因为从实力上来讲,我还是比对手要强的。所以,当时我还是非常坚信自己,通过四年的努力,我具备这样的综合能力,能够赢回来。所以,还是靠着一种坚定的信念。

  蔡宜达:其实这还是给自己一个心理暗示对不对?我觉得赢球需先赢自己,再去赢对手,可能你上场前还是会给自己一个心理暗示,让自己相信自己能赢,就像你刚才说的,毕竟过了四年,这四年可能我们成长了很多,也面对的事情更多了。是因为这种自我暗示,然后导致这次我们跟2010年完全不一样了吗?

  刘诗雯:这种心理暗示一定是有的,但是我觉得更主要也是因为四年当中自己的努力,包括很多人帮助我,在综合方面自己确实具备了这种实力和能力,能够有扭转局面的能力,所以在场上自己其实就是挖掘潜力,其实就是一种本能的反应,当时我就是调动自己所有的潜力,最后一分一分咬回来了。

  蔡宜达:问孔指导,这次福原爱这么神猛,有没有感觉回到2010年那场比赛,有那种感觉吗?

  孔令辉:没有,2010年不是我在场下做教练,当时是施指导。但是我当时一直感觉中国队不大可能输,即使0—2落后,第三场郭焱赢了,第四场刘诗雯上去跟冯天薇打,也没感觉这个球会输。但是最终的结果确实是输了。那一天比赛,亚运会的时候,第一场她上去打完,可能我当时的心态稍微有一点紧张,觉得她发挥很不稳定,上那个球跟之前制定的战术使用脱节得很厉害。但是第二节随着局面赢下来以后,球进入比较平稳正常的范围之内,我就觉得已经度过了最难的一个阶段。

  蔡宜达:心情已经放松一点了。

  孔令辉:对。

  蔡宜达:这次外界的评价,对刘诗雯的表现非常满意,觉得她已经走出了上个奥运周期的低谷,这个奥运周期她发挥得非常好。有没有下一次里约的奥运会,她在主力道路的道路上有没有抢尽先机,你是怎么评价你这位爱徒的呢?

  孔令辉:亚运会确实对运动员的考验是比较大的,尤其是这一次可能特意队里集中考虑,派刘诗雯和朱雨玲打单打,也是从整个里约奥运会全面性的考虑,竞争的考虑,来最后报她们两个。应该说她们两个都完成了自己的任务,都进入决赛,没有输给外国人,最终刘诗雯夺得冠军,肯定是对她里约奥运会,给她自身增加了很多信心。但是亚运会只是对她本人可能增添了很多信心,包括心理上的一些磨炼。但是前面我也说过,它是已经翻开一个崭新的一页,因为已经换球了,可能换球大家还需要重新适应。

  蔡宜达:重新磨合。

  孔令辉:重新面对竞争,所有的主力还是要重新打破以往的格局,来全新地去投入到竞争中。我觉得又重新开始了,又从零开始了。

  蔡宜达:想问问刘诗雯,孔指导从做乒管教练的时候就一直带着你,那时我们也输掉了几张重要的比赛,一些团体等很重要的比赛,那时外界的传闻,对你的评价不是很好,可能也会连带着说对孔指导的评价不太好。现在峰回路转,你现在成功了,有没有想对孔指导说的,想表达什么?想对他说什么,你现在成功了,有没有想对他说的话?

  刘诗雯:孔指导带了我很长时间,我感觉也非常有默契,本身我对孔指导也非常信任,每次大赛,我看到孔指导坐在场外,心里比较定。我自己还有非常多努力的空间,对于里约奥运会也非常渴望,我觉得真正等我完成自己梦想的那一天,我再……

  蔡宜达:好好感谢孔指导。

  刘诗雯:好好感谢,现在还没到那个份上。

  蔡宜达:是不是孔指导就像定海神针一样,只要他坐在台下就有如擎天之柱,在比赛场上会非常安稳地去比赛?

  刘诗雯:首先孔指导对待大赛的心态就非常好,因为我觉得他在当运动员的时候也经历了非常非常多的大赛,大赛的经验非常丰富。所以,反正他坐在底下的时候,我的心还挺定的。

  蔡宜达:总感觉孔指导是比较理性的一个教练,而且他是一个乐观派。

金沙国际,  刘诗雯:这一次是我们第一次团体赛打,孔指导从凳子上站起来喊起来了,这一次是第一次让孔指导表现出激情,说明我们比赛打得还挺紧张的。

  蔡宜达:为什么我刚才一直在说女团的第一场比赛,我其实是想说一下福原爱。球迷还有我们这些运动员都知道,福原爱从小就在中国学乒乓球,很多中国人也不把她当成外人,我们自己的教练也不把她当成外人,您觉得她是中国队一个特别重要的对手吗?

  孔令辉:肯定是,因为她对中国运动员太了解了,因为从小就在中国练,周边的陪练、周边的教练,很多都是中国人。所以,你看她一口东北话说得也很好,也都是东北的教练和运动员陪着她一起成长。应该说大家也很喜欢她,因为她从小的时候,我们打球的时候,她当时是小孩,现在慢慢慢慢已经成熟了,而且大赛经验已经很丰富,最近几届团体赛都是和中国队争冠军,应该说是中国队最主要的竞争对手之一。

  蔡宜达:刘诗雯,因为我相信你跟福原爱也很熟,因为原来都在一个俱乐部呆过,你是怎么评价你的对手?

  刘诗雯:我跟她私下关系也不错,因为我们在一起,在一个俱乐部打了两三年的比赛,她应该说还是挺刻苦的,每天训练的时间也挺长的,虽然她在日本非常有名,她在这样一个光环下面,但是我觉得她对乒乓球的追求、热爱还是挺执着的,因为从小3岁多开始打球,比我们打的时间还长。一直这么多年,可能她的成绩,因为有中国队在,她没有说拿过很多比赛的冠军,但是她一直非常执着。

  蔡宜达:你们现在的关系属于是在台下是什么样的,在台上是一个竞争的关系,你们私下有没有会约出来一块儿玩,或者是互送小礼物之类的举动。

  刘诗雯:经常的。

  蔡宜达:经常的,还是很好的朋友。

  刘诗雯:对,她也经常会在日本带一些小东西给我。但是在比赛的时候,我们两个一般不太会交流,在决赛之前,基本上我跟她就没有讲过话。

  蔡宜达:赛上的时候不会再交流。

  刘诗雯:在比赛期间,几乎交流的比较少。但是真正团体赛打完以后,她走过来,然后我们两个人又开玩笑,又讲了几句。

  蔡宜达:孔指导,因为前段时间在微博上,网络红人王思聪也是在微博上说她很萌、很可爱,除了这一点以外,你是怎么评价她这个人呢?包括之前中央电视台也是对她有做过专访,在亚运会期间。

  蔡宜达:我总体的感觉,福原爱还是比较乐观的,她的心态也是比较阳光的一个女孩。而且跟中国队整体上还是比较友好的。因为很长时间在中国训练、比赛,人也很可爱。关键她主要是跟中国队的交流能力很强,她的普通话说得很好,大家可以在一起跟她开开玩笑。因为从小见她长大,她可能十来岁打比赛的时候就见过她,很小的小孩,到现在长大一点。应该说中国队绝大多数的运动员、教练员跟她的关系都很融洽。

  蔡宜达:刘诗雯,你能举一两个例子,说你和福原爱之间的小故事、有意思的事,能够举一两个,在生活中私下,我们不要老聊比赛过程中,其实我们运动员还是有自己私下的生活,还是有自己的兴趣爱好,你们自己私下有没有一些交流,能不能举一来个例子?

  刘诗雯:应该说生活上反正也还是挺多的,我们两个人在一起经常比个,比谁瘦、谁胖,开一些小的玩笑。

  蔡宜达:女生间的小玩笑,会一起出去看个电影、吃饭什么的。

  刘诗雯:电影没有看过,吃饭一起吃过,她对中国好吃的东西也特别了解,在广东的时候我们也经常会一起喝早茶什么的,她也喜欢吃一些点心什么的。

  蔡宜达:福原爱这个人挺有意思,作为一个日本人操着一口东北话,挺有意思。

  刘诗雯:特别有喜感。

  蔡宜达:我说福原爱是想说,我们中国乒乓球队除了这两年的大赛之外,我们还面临着第三次创业。孔知道,您觉得以福原爱为脚本,她是在日本属于一个体育明星,您希望我们第三次创业会产生一种,会向年轻人树立正确榜样,向年轻人去传达正能量的体育明星,我们第三次创业会去做推广吗?我们乒乓球队的这些运动员们。

  孔令辉:做推广是肯定的。从总局蔡局讲到,我们中心的领导,到我们整个队都已经达成共识,乒乓球为了将来长远的发展,一定要第三次创业,要去推广。当然想达到福原爱的高度,从小4、5岁开始推广,在中国可能一时还难以实现这个目标。但是我们在有限的时间或者空间里面,可能打造一些有个性的运动员,或者是形象好一点的,能够把乒乓球发展得空间更大一点,这是我们目前需要做的。

  蔡宜达:从福原爱传播的手法,有没有我们中国国家队可以借鉴的?

  孔令辉:现在我们队里也在积极地让运动员学习外语,尤其是学习英语,因为可能绝大多数国家级的跟中国运动员不好交流,主要是语言上的障碍,所以很难表达出自己个性上的特点。像福原爱主要在中国受欢迎,最主要的因素是因为语言没有障碍,可能我觉得如果刘诗雯会英语,或者会日语、韩语,如果接受采访的时候,在那个国家,肯定会引起比较大的一些反响。

  蔡宜达:在保证训练时间的情况下,去多接触一些社会,去让她学习一些知识,这对推广有很大的作用。

  孔令辉:对。

  蔡宜达:我了解到孔指导也是在乒乓球的推广上做了很多努力,包括现在像我们的女子乒乓球队的短裤改成短裙,都是你们做的努力。现在反响怎么样?以后还有没有想去尝试新的方法?有新的尝试呢?

  孔令辉:去年我们有一场攻削比赛,当时她们运动员换成裙子以后,当时反响还是比较热烈。但是今年的大赛,因为我们的运动员穿裙子,大部分都是黑颜色的,可能我们以后裙子的色彩上还是需要重新再搭配一下,跟赞助商要沟通。因为我觉得作为女运动员来讲,她穿裙子要远远好于她穿短裤,如果有比较的话,你会发现区别还是比较大的。

  蔡宜达:在球迷的心中,我们女子乒乓球队,在球迷心中占一个非常大的比重。我们女乒有没有去学校,去地方去做一些乒乓球的推广,让更多人接触乒乓球?

  孔令辉:现在这个事我们做的非常多,从全队也有去像北大、交大,还有一些部队,从我们女队来讲,我们在封闭训练期间也会参与当地学校的推广活动,辅导辅导小孩打打球,包括去校园跟他们进行一些交流。或者有的时候会去一些部队,或者是去一些执法部门,跟那些工作人员去进行一些交流。因为我觉得这是一个长远的计划,需要全方位来考虑,并不是单一去哪个学校。我们每年都会挑出一定时间来做这些事。

  蔡宜达:以后在将来我们还有什么更长久、更远的计划吗?不光在学校做推广,还有在地方做推广,以后我们还有一些什么样的计划向观众朋友透露?

  孔令辉:当然像扶贫,像前一段冰冻人,乒乓球队也进行了全队的捐款。

  蔡宜达:录那个视频吗?

  孔令辉:我本人没有,运动员有没有我不大清楚。包括还有将来去一些贫困山区,当然这些都是在运动员相对空闲一点的时间内去完成这些计划。再有长远的,我们就希望英语她们能够学得好一点,能够在一些国际的重大场合或者是颁奖的场合,她们能够很清楚地表达自己对这个项目的发展的一些看法,或者是对全世界热门话题的看法。这个一个是需要运动员自己要配合,一个是要理解为什么要学这些东西。

  蔡宜达:这次亚运会,我们排兵布阵,还有马上再过几年的奥运会的排兵布阵,有没有一些关联?

  孔令辉:没有绝对的关联,但是因为这次亚运会毕竟李晓霞没有参加,可能排兵布阵上我们会更小心一点。晓霞从2012年相对稳定一点,打大赛的经验上比她们更丰富一些。但是对2016年奥运会,还是没有什么特殊的影响。

  蔡宜达:李晓霞这次没有参加亚运会,是她自己的决定吗?还是你们聊过吗?她这次为什么没有参加?

  孔令辉:还是教练组经过慎重的考虑,研究了几次,把方案提交给中心,中心再提交给总局,最后觉得在目前这个阶段,一个是她年龄上相对大一点,比赛相对稳定一点,而且身体状况不是说太稳定,需要让她有一个时间空间休息一下。而且这个月我们马上有一个女子世界杯,换塑料球。因为从名额上只有她和丁宁能够参加,换不了人。换不了人的情况下,她有一段时间要适应塑料球的球,给她留的时间多一点,丁宁没有打三项也是回来抓紧时间练球。

  蔡宜达:作为教练,2015年马上要有世乒赛,世乒赛的成绩会不会到时影响奥运会的人员名单呢?  

  孔令辉:可能会影响相对大一点。因为离奥运会越近,相对于大赛的次数会越小,而且又是单项的比赛,可能对每一个运动员的成绩、走向会更清晰一点。但是这个并不是百分之百决定她奥运会的名单,肯定还有一些其它的比赛要考虑。

  蔡宜达:OK,我们今天也聊了这么多,首先非常感谢孔指导在百忙之中带着刘诗雯来录我们这个节目,分享了我们这次仁川的亚运之旅,也祝乒乓球队越走越好,祝中国乒乓球队第三次创业成功,造出更多、更好、更强的中国乒乓球队的队员,也希望他们能够成为我们的体育明星,向现在的年轻人传达更多的正能量。

  孔令辉:我们也希望宜达能够在自己的演艺事业中更加辉煌,也希望他明年《侠客行》能够收视率大涨。

  蔡宜达:对了,因为我比较喜欢最后在结尾的时候说一句,现在刘诗雯也是作为运动员这么久了,也打乒乓球打很久了,你作为一个运动员,你有没有一个想向大家分享一下你自己作为运动员的信奉,你信奉一句什么话,支撑你走到现在,能够跟大家分享一下。

  刘诗雯:几分汗水、几分收获。因为我从小也是属于练的非常多的运动员,一般平常非常苦、非常累,或者是遇到困难的时候,还是会告诉自己坚持,能够付出的更多。

  蔡宜达:就是勤劳致富。

  刘诗雯:对,勤劳。

  蔡宜达:孔指导有没有一句话,告诉自己的弟子们,将来要怎么做。

  孔令辉:这是我当运动员一直喜欢的一句话,有信心不一定会赢,但是没信心一定会输。现在也适用于他们所有的运动员。  蔡宜达:对,这是你当运动员时候信奉的一句话,每次告诉自己的一句话,现在来分享给你的弟子。

  孔令辉:对。

  蔡宜达:希望中国乒乓球队越走越好,再见!

本文由金沙国际发布于体育,转载请注明出处:蔡公子主持专访孔刘师徒:丁宁韩剧通福原爱很喜

关键词: 金沙国际